美文精选网(www.meiwenjx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随笔美文 > 情感随笔 > 正文

300万咬牙买房后我嚎啕大哭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4-08 18:23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精彩实录:我40岁摆脱家庭妇女身份,从月薪2千到年薪40万
 
01
 
来沪的这些年,杨晓雅记不清搬过多少次家,她和孙齐远就像一对候鸟,被时代的气流推挤着,从中环到外环再到郊区,一点点被边缘化。
 
想起一起毕业的同学,大多都买了房,杨晓雅的内心就会莫名地委屈,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婚恋观。
 
指望孙齐远的父母资助首付,简直是奢望。他在家排行老大,母亲患有间歇性腰疼病,父亲常年打零工,弟弟在流水线工厂上班,妹妹还在上学。
 
自己家庭条件不算差,但奈何当年不顾父母的反对,坚持和孙齐远领了证,办了婚礼。
 
她曾对父母放出豪言,如果两人不混出个模样誓不为人,自然不好意思向父母伸手。
 
每天上班下班,966的工作模式,有时候到家,累得连一句话都不想多说。
 
每次搬家,他们都会索性扔掉好多东西,用起时又后悔不该怕麻烦,越是怕麻烦,麻烦越多,这不,房东老太太开始挨个通知要涨房租了。
 
“再不买房子,我们就被挤回老家了。”这天下班,杨晓雅把包往床上一扔,垂头丧气。
 
“买呀,谁说不买呢?等我们攒够两居室的首付就出手,别难过了,宝贝。”孙齐远笑呵呵地递上一杯热水。
 
“攒够首付?等着吧,你攒着房价涨着,我们几乎是为房地产白做贡献。”
 
“上次那套60平的小两居,虽说房子破了点,但交通便利,价位我们跳一跳也能够得着,但你不愿意借钱,这下好了,一平涨3000多,说不定明年敢涨5000多。”
 
“30多了,买不起房子,生不起孩子。”想起房东老太太刺耳的话,杨晓雅越想越委屈,忍不住嘤嘤嘤哭了起来。
 
孙齐远点上一根烟,默不作声,搬个凳子坐到了阳台上,望着窗外,霓虹闪烁,车水马龙,破旧的楼前,传来小商贩此起彼伏的叫卖声。
 
“所有的亲戚朋友,都知道我名校毕业,娶了个漂亮的城市姑娘,过年时,酒桌上推杯换盏,大家还以我为榜样,再看看我过的日子,ZTM的丧。”
 
“房房房!隔着幸福的那道墙。”
 
他心里说不出的难过,于是掐灭烟头,走过去,从身后轻轻抱上杨晓雅的腰。
 
“媳妇,别哭了,对不起,老公无能,今年死活也得买套房。”
 
孙齐远的话说得揪心,杨晓雅听得扎心,果然停止了哭泣。
 
02
 
两人并肩坐到电脑前,杨晓雅从钱包里抠出所有的银行卡,开始查余额,包括理财账户上的基金,股票,所有加起来,不足三十万。
 
此时,她抱怨说,如果去年入手那套60平的老破小,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多烦恼了。
 
这一年要努力工作,业余再做点兼职,年底能多发点奖金,说不定首付就差不多了。
 
“老公,我不如辞职去卖房子呢?听说成交一套,提成超过我一个月的薪水,按照我的沟通能力,一个月卖两套不成问题吧。”杨晓雅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。
 
“这个苦你还是别吃了,让我来吧。”孙齐远心疼地说。
 
从此,这个男人工作更加拼命了,作为一名程序工程师,他下班后又接了两家兼职。
 
日子就这样痛并快乐着,以往如期而至的大姨妈,这次推迟一周未到访,杨晓雅心里突然害怕起来。
 
她祈祷千万别在这个时候中标啊,她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呢。
 
她怀着忐忑的心情,偷偷去药店买个早孕棒,那刺眼的红双杠差点将她闪晕在卫生间。
 
她忍不住拨通了孙齐远的电话,压低声音:“老公,怎么办呢?”
 
“哇,好事啊,天使都等不及了,你等我下班接你。”电话那头,孙齐远兴奋不已,我要当爸爸喽。
 
他偷偷跑出去,找了个安静的地方,拨通了家里的电话:“妈,告诉你个好消息,晓雅怀孕了,你要当奶奶了。”
 
要升级当爹妈了,孙齐远内心无比喜悦,而杨晓雅却是纠结的,突然悲从中来,房子没买成,孩子却来了,说不出的滋味。
 
这天,她刚出公司大门,就看见孙齐远的SPRAK停在路边。
 
这个一米八的大男人,反复搓了几下手,才从媳妇手中接过包,幸福得像个孩子。
 
一路上,杨晓雅说什么,孙齐远都附和,好好好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
 
杨晓雅说:“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,我们没有条件要。”
 
“什么叫没条件,有我们吃的就有宝宝吃的,我小时候,家里穷得一塌糊涂,父母把我们三个也都养大了。”孙齐远的语气很坚决。
 
说实话,杨晓雅也不舍得打掉孩子,女人30+,其实已经错过了最佳生育期。
 
接下来的日子,孙齐远更加怜香惜玉,不让晓雅沾凉水,早起送她上班,接她下班,雷打不动,搜索上厨房APP学着为她熬粥,做开胃美食。
 
杨晓雅享受着孙齐远的宠爱,再想想姐妹们狗血撕逼的情感经历,她内心很欣慰,唯一遗憾的就是偌大的城市,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。
 
03
 
一想到孩子出生后,要和他们一起搬来搬去,杨晓雅心里就忍不住难过和心疼。
 
预产期前十天,为照顾杨晓雅,婆婆拎着大包小包从遥远的北方过来了,狭小的出租房,瞬间显得拥挤不堪。
 
婆婆睡客厅,两人睡房间。孙齐远心疼妈妈,也体谅媳妇。晚饭时,他对着媳妇和老妈说,再苦一年,孩子一岁之前一定要买到房子。
 
“都怪我和你爸没本事,让媳妇跟着我们受苦了。”婆婆的话说得杨晓雅鼻子酸酸的。
 
儿子出生后,婆婆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伺候月子,照看孩子。其实,孙齐远一直记得妈妈有腰疼病,她在替儿子忍辱负重。
 
半个月前,父亲打来电话,说弟弟订婚,因拿不出五万彩礼,马上要黄了。孙齐远心一横,就偷偷去银行做了个便捷贷款,五万块,打给弟弟了。
 
他想在买房之前,再多做一份兼职,偷偷还上,不想让媳妇伤心。
 
老公和婆婆凡事都以自己为主,杨晓雅似乎挑不出一丝毛病,但这样的日子,她过得无比压抑。
 
杨晓雅是个讲究的人,仅进门三双大人的拖鞋,就挤满了门口的空间,她觉得十分难受。
 
为了早日买到房,原本六个月的产假,她只休了三个月,就返回工作岗位了。
 
工作之余,她就打开银行的网站,算算卡上的进项增了多少,浏览一下各处的楼盘信息。
 
想到随便哪个楼盘都在月薪之上,何年何月能攒够首付呢,她忍不住一声叹息。
 
突然,微信里闪进来一个添加申请,备注为:老朋友。
 
能是谁呢?她轻轻点了通过。
 
对方的表情符号几乎秒到,她那颗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怎么是你?
 
沈浩,杨晓雅的高中同学,也是当年的追随者,不折不扣的富二代,当年,学霸杨晓雅哪里能看得上这样的学渣。
 
“我们高中毕业都10年了啊。”
 
“是啊。”
 
“我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,在XX路378号。”
 
“我的天,离我这么近。”
 
“地主不给我接风吗?”
 
杨晓雅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,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。
 
最近,她的确郁闷,就索性给孙齐远打电话,告诉他同学到访,晚上就不回家吃饭了。
 
04
 
到达约定的咖啡厅,杨晓雅听到有人喊他。
 
“老同学还是那么漂亮,更知性了。”沈浩大方地和她打招呼。
 
“你变化挺大啊,我都没认出来。”杨晓雅客气地坐下来。
 
眼前的沈浩,成熟稳重,温文尔雅,他语速不快不慢,原来沈家的公司去年IPO,今年开设上海分公司,他去年从英国留学归来。
 
此刻,杨晓雅突然有种深深的自卑感,现在的自己与眼前的沈浩已不能同日而语。
 
说到买房的困惑,杨晓雅说薪水的涨幅永远跑不过房价的涨速。
 
“有困难,直说,晓雅,多的我拿不出来,但几十万的签字权还是有的。”沈浩的话听得杨晓雅一愣。
 
“那真是帮大忙了。”杨晓雅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买房的机会。
 
第二天,她果真收到了沈浩转来的40万,心激动得要跳出胸膛。
 
当她把这一天大喜讯告诉孙齐远时。
 
“你哪里一下子借到这么多钱?”孙齐远出乎意料。
 
当她把这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,哪知,孙齐远勃然大怒。
 
“你赶紧把这钱退回去。”
 
“为什么呀?”
 
“天下没有白掉馅饼的好事,说不定这家伙打你的注意呢?”
 
“我的天,什么逻辑?人家是CEO!”
 
杨晓雅对孙齐远从没这样失望过!她太想要一套房子了。
 
“这房子,我买定了!”杨晓雅的怒火“噌”的一下喷发。
 
“凭什么?为什么?你拉不下脸借钱,人家主动借给我,你还不满意呢。你记住,是借,不是偷!”
 
“砰”的一声,杨晓雅摔门而出,留下母子俩干瞪眼。
 
“真变了!”孙齐远气呼呼地进了卧室。
 
婆婆哄着哭闹不休的宝宝。
 
能去哪里呢?当了母亲的人,最割舍不下的还是孩子,如果没有孩子,也许她还有退路。
 
在街心公园徘徊到深夜十点,看到孙齐远寻摸她的身影,她越想越难过,心里泛起一阵歉意和酸涩。
 
昏黄的夜灯下,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。
 
“我爱你!永远,生活比面子重要,沈浩人不坏。”
 
“对不起,我心眼小,容不下第三个人男人近距离接触你。”
 
那一夜,两人相拥无眠。
 
“如果年底我们还不上,用信用卡折腾着也得还上他,你放心,老公,我只是不想让孩子跟着委屈。”
 
“咱俩的公积金,加上年底奖金还有兼职收入,应该差不多呢,到年底。”
 
孙齐远心里有鬼,他清楚偷偷在银行申请的那五万便捷贷款,查征信时,铁定露馅,但他知道,他挡不住媳妇买房的决心。
 
05
 
接下来的每到周末,两人就跟着中介看楼盘,看来看去,发现根本没有挑拣的余地。
 
于是,他们忍不住又去了那个小区,问起当年那个60平的老破小,单价的确涨了5000+,杨晓雅难为情地笑了。
 
热情的中介小伙,百折不挠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帮她找到了一套在预算范围的老房子,系1999年的楼盘,还不算太破。
 
因为查信用卡绑定的邮箱,是两人的公共邮箱,为了补那五万块便捷贷款的窟窿,孙齐远愁肠百结。
 
他向同事借了一圈,勉强凑够3w,剩下2w的缺口,便谎称单位要补交社保,让晓雅转账给他。
 
谢天谢地,这个窟窿背着媳妇总算补上了。
 
在中介的帮助下,交首付,申请贷款,一切顺理成章,结果杨晓雅核对征信报告时,偏偏看到了那笔5w的贷款记录,她心里咯噔一下。
 
她瞟了孙齐远一眼,他躲闪的眼神,让她心生疑虑。
 
“先签字吧,到家我给你解释。”孙齐远支支吾吾。
 
杨晓雅基本上猜到十有八九,铁定与老家有关。
 
但为了将房子尽快到手,她屏气敛息,签了字。
 
回去的路上,她全程沉默,如果不是那笔记录,她会拉上孙齐远找个小酒馆庆祝一下买房这天大的喜事。
 
终于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有自己的房子了!但她怎么都开心不起来,似乎陷入了情感黑洞,突然审视起自己的婚姻。
 
到家后,杨晓雅给儿子喂了奶,交给婆婆,关上卧室的房门,一切都看似平静,内心早已翻滚成涌。
 
“晓雅,对不起!”他像从前一样,从后面抱住她的腰。
 
她以极力的耐心克制着悲愤,静静等待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 
这时,婆婆听闻动声,推门进来,两人愕然。
 
06
 
“晓雅,你别为难大远了,那五万块他拿回家了,等你爸攒够了就还给你们。”婆婆的声音不大,但短促有力。
 
“为什么我可以肝胆相照,你却鬼鬼祟祟?凭什么?”杨晓雅再也抑制不住满腹的委屈。
 
“我可以有知情权吗?”
 
“沈浩借钱给我们,你怀疑人家居心叵测,我怎么发现,你才是那个小人呢?”她越说越生气。
 
“儿子啊,我早就说,城里的姑娘我们配不上,你不听,你该找个能和你一起吃苦的人。”婆婆又哭又抹。
 
此时,杨晓雅感觉母子俩似乎携手在演苦情戏,自己反倒成了恶人。
 
那一刻,她抱着儿子嚎啕大哭,深感无力,非常后悔,嫁给这个人,还有买的这套房。
 
静水姐,你说我坚持买房错了吗?我现在特别后悔没听爸妈的话。
 
还有更气人的理由呢。
 
婆婆说,她在这里照顾孩子,弟弟的婚礼钱、小姑子的学费钱也得我出。
 
你说我脑袋被门挤了,还是进水了?
 
我都苦死了,为何没人替我考虑一下?
 
静水姐,我太累了!
 
听完晓雅的讲述,我告诉她,过日子还需要往前看,谁不曾经历过一地鸡毛呢。
 
孙齐远人品不错,对你真心,这是事实。
 
他背着你,贴补弟弟,也是事实。
 
他是家里唯一出来的孩子,虽然心力不足,但背负着太多期望,这件事,他的确做的不对,你有知情权。
 
婆婆的期待,在她的逻辑里似乎没有毛病,理由充分且必须,但很多时候,你也不必被“她弱她有理”的思想绑架。
 
婆婆看孩子,给予一定的辛苦费是应该的,但她的义务直接转嫁给你,就是不合适的。
 
向内聚焦自我成长吧,等你有足够的能力,可以运筹帷幄自己的生活,自由切换人生模式时,也许,你就找到了答案。
 
END
 
作者:静水,自由撰稿人,高校兼职财税讲师,育儿工作者,38岁裸辞,一支笔写尽人间冷暖,陪你把孤单过勇敢。
 
END
 
静水PS:
 
漂在一线城市的80后,尤其是没有任何背景,没有任何支撑的工薪层,每个买房的人,背后都有数不清的心酸。
 
来自经济上的压力已很重,如果金钱之外,再背负更多的精神负担,杨晓雅的嚎啕大哭里,有委屈,有不甘,有愤怒,有情结,你怎么看?
    美文精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