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www.meiwenjx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校园美文 > 青春纪实 > 正文

张素华 | 我的青葱岁月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3-26 08:59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岁月的脚印轻轻浅浅,时光就像一把锋利的刃,不经意的刻出一道道年轮!悄悄的,青春和我们渐行渐远!那些美好的画面以及恣意飞扬的笑声和我们感动的泪水,仿佛还是在昨天……
 
我们这个年代的人,长大后,正赶在改革开放初期,顺应时代的潮流,和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一起,追赶着时代的脚步,追逐年轻的梦想,在改革浪潮中摸爬滚打!
 
我生性耿直善良,性格也很开朗,有时也有些小清高,从不阿谀奉承,但有点嫉恶如仇,自己也从不主动惹事,惹毛了也不会怕事。初出江湖时,四个青梅竹马的闺蜜同行,自容不久单飞,然后就剩下怀秀、明会和我,我们仨人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和睦相处风雨同舟了好些年。然而天下没不散的宴席,风雨共度几年的“铁三角”还是各自单飞了。但结下的深厚的友情却日渐浓厚,珍藏至今。
 
我犹如一只离群的孤雁,独自来到深圳宝安坪地易利鞋厂,公司开始将我分配在裁断车间,因为我曾在别的厂子干过裁床工作,也算是一个熟练工了。班长给我分配了一个搭档,让他给我当手工,搭档是一个和我一样爱看书的男孩子,姓谢,重庆铜梁人。初来乍到,能和一个老乡搭档工作,心情忽然美丽了起来。搭档虽然沉默寡言,工作却认真负责,一次失误都没有,但是好景不长,原车间科长因家有事无奈辞职。几天后,公司很快就招来一个新科长,江西人,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儿,四川云阳人,用现在网络时髦语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,慢慢的,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俩的那点关系。在广东这片改革开放的热土,好多求捷径的女孩儿都会被某些领导潜规则,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女孩儿来不久,我就莫名的有一种危机感,事实告诉我,我的直觉完全正确。因为我们裁断车间共有十几台机位,但在机位干的女孩儿只有我一个人。干裁床,有一定的危险性,上班时精神绝对得高度集中,手眼协调一定要好,不然,一不小心,就会手断致残。果然不久,科长就开始搞小动作,在开单上作文章,我单上的数量逐渐缩水,还是难裁的,找他理论的话,你还找不到借囗,又是个笑面虎,思前想后,还不如自己自动调离,在这又有潜在危险,最重要的是,干得还不开心。时间不久,我就申请调离裁断科,成为手工组的一名员工,那女孩儿也名正言顺的顶了我机位。
 
手工组的班长阿娇,广东本地人,是厂长的侄女,一头短发,五官端庄,长着一对小虎牙,笑起来特别娇俏可爱,春夏秋冬都是穿着丅恤波鞋牛仔裤,整天风风火火的,生起气来嘴里偶尔还飙脏话,活脱脱一个假小子,没一点女儿家的温柔。但她心眼不错,有时也和员工开开玩笑,这也是我打工几年相处得最愉快的一个班长。上班的时候,有时材料供不应求,员工们没事就闲扯,我有时也闲的无聊,就爱抓张纸胡乱写一通,然后随手就放台子上。有一天上午,阿娇拿起被我随意丢放的一张废纸,扬声问道:“这谁写的?”我一看,是我写的那张纸,就弱弱的回了一个字“我”,阿娇看看纸片又看看我,拍拍我的肩说:“你过来一下。”我愣了一下神,跟在她后面,到了工作台,她说:“你还是不用当手工了吧,给你换一份工作,作收发吧!”我一听此话,吓得我魂飞魄散。我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和数字打交道了,我的数学是班里最烂的。我不由分说就当场拒绝了,大声的和她说:“我对数字一点都不敏感,我不适合和数字打交道,真的!”我百般推诿,无奈班长心意已决,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,就这样,我在心不甘情不愿下当了一名收发。
 
当收发简直是我恶梦的开始,尽管收发当的很勉强,但我还是兢兢业业的工作着,生怕出一点差错。我们手工组的货,都是配发给二楼针车部门的,由于材料的问题,偶尔也会有残次品,所以,每个型号都会有多余的配备,作为耗损。相比我们楼下,楼上针车的耗损相当大,针车部门,每天都会有学徒工,所以,报废的配件成品都加倍递增。每个部门都一样,补料得开单,开多了就得挨批,这是个里外不是人干的差事。每次我下班前清清楚楚的记着每一笔单的数量,但一到上班,清货发货就离奇的少了,怎么也对不上,把我郁闷的啊,大白天的真是遇上鬼了?此类事时有发生,我这交货数量不够,人家楼上收发拒接,我又得拉着脸去找班长科长开单补料,一天来回折腾,我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好,总觉得自己做事太大意马虎,心里非常自责。时间久了,就有针车上的熟人和我说实话了,说我们楼下少的数量,全是楼上针车的收发下来偷走的,因为,他们和我们不一个车间,我们先下班,他们后下班,这就给了他们可乘之机,听完这话,把我给气的,决定自己抓内鬼。我也不下班了,等班里的工人都走后,我就关灯窝在工作间,守株待兔等小毛贼现身。我连蹲几天,还真给抓住了,我和他大吵一顿不欢而散,过了几天,针车的领导下来又说我们的数量不对,让我们补料,我就铁心不补,此事闹的很大,惊动台湾的一个老总,老总主管针车部门,有意护短,大陆的领导都惧他三分,平常也不敢得罪他,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。我干够了这当收发的日子,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和老总大吵了起来,脸红脖子粗的和他据理力争,最后厂长过来说了几句息事宁人的话,老总才拂袖而去!我以为,我这收发也干到头了,老总肯定会吞不下这囗恶气,趁机开除我,我也作好了走人的准备,没想到,几天过去,我相安无事,从此之后,我们班里的货也正常了,估计老总上去发话,不让他们下来动我的货了。
 
有一次我去库房交货,真是冤家路窄,遇到了和我吵架的老总,躲也没处躲,红着脸假装看不见,没想到老总主动和我笑着打招呼,我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了一声,赶紧溜之大吉!事后想想,他人还不错啊,不记仇,难怪人家能当上高层,受人尊重!
 
我到易利鞋厂时间不久,就放假过春节,我们这个厂很大,春节期间不回家的员工很多,到了年三十,还有抽奖和联欢晚会,老板还是比较人性化的。除夕夜,大家吃完年夜饭,都知道有晚会,还是员工自己表演的,人们情绪高涨,成群结队的来到车间,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我刚来厂不久,认识的人不多,和平桥的一个女孩儿很玩得来,我们俩人手拉手站在一起。晚上天气还是很冷,我把手放在衣服囗袋里,手里紧紧的攥着我的乐器——囗琴,心里既紧张害怕又兴奋不已。听说前十位表演节目的员工都有奖品,我也想试一试,但自己从小到大,还是大姑娘上花轿——头一回,心里直打鼓,没有底气。琢磨着自己有没有勇气上台表演?上台后会不会紧张到不会吹了?更想挑战一下自己!不一会儿,节目就开始了,主持人是人事部姓肖的一个科长,开始是节日致词问候,然后又说了好多励志的话,节目终于拉开了序幕。首先登台的是一个帅哥,但略显羞涩,嗓音不错,就是有点跑调。紧接着是一个叫江燕的女孩儿,化着精致的妆容,戴着一对相当招摇的大耳环,热情四射的跳完一支舞蹈,台下的男员工很给力,口哨声尖叫声不绝余耳。然后,成型部门的一个男工友,特煽情的在几百人面前向女朋友表白,然后为她献唱一首歌儿。看着一个一个的登台,我紧张异常,手心都出汗了,到了第八个,我心里下决心,下个我一定上,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。到了第九位,主持人刚准备问,下一个是谁?我“腾”的一下跳起来,大声说:“我,我,我……”,我忐忑不安的上了台,主持人拿着话筒问我:“请问?你带给大家的是什么节目?”我腼腆的说:“下面我带给大家的是吹囗琴,一曲《渴望》献给大家,希望大家喜欢,谢谢!”,虽然声音不大,但语言还是很流利,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紧张!我拿出囗琴,试吹了两下,就闭着眼开始吹了,一曲还算顺利,没出错。台下不知是谁,大喊一声“再来一首”,顿时,台下好多人都开始大喊“来一首——”。我舒了一囗气大声说:“谢谢大家!一首《好人一生平安》送给你们,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,好人一生平安!”第二首就吹的轻松多了,吹完后,领了一个本,红着脸下了台,继续观看表演!
 
时过境迁,青春流逝。过去了好多年,每每回想起这些事,心里特感慨,年轻就是好啊,青春无敌,恣意张扬,青葱万岁!
 
张素华,笔名萧寒,女,汉族,1971年出生
    美文精选网